2019-09-23

太無腦什麼事都幹不好,包括拍偶像劇




超嗆!可是我喜歡。





現在影視圈沒有以前那麼好混了,正劇先不說,即使是拍偶像劇,也不再是找幾個年輕貌美的小鮮肉就能撈錢的時代。涉及到專業知識背景的劇情,若編劇沒有做功課、演員不去受訓練、劇組馬虎隨便一旦公開放映,就要有被人嘲笑奚落的心理準備。

這種不重視専業的心態,在潛規則盛行的華人影視界特別常見,真奇怪,這個行業為何有這麼多不自重的從業者呢?同樣是東亞文化圈,日韓影視的進步就很大,中港台到現在還是經常看到大成本製作出來的爛片和瞎片,說句政治不正確的話,古人對倡優伶伎的輕蔑不是沒有原因的。

是說,看了這兩位優土伯的影片之後,我是不是該回頭去檢查一下,以前年輕不懂事時,不考據亂畫一通的漫畫作品,有沒有錯誤讓人訕笑的地方 (|||゚д゚)

下面是 TwoSetViolin 對日劇《交響情人夢》中關於音樂專業上的講評,大家可以比對一下中日兩國在戲劇製作嚴謹度上的差別(至於台劇那就算了),TwoSetViolin 也不是一味吹毛求疵的批評,關於這段劇情中小提琴首席有些訓練不到位的拉琴方式,他們也理解這是一個演員的演出,而不是真正的音樂家(要看起用真正學習古典音樂的人做為主角,參與演出的戲劇作品,我推薦大家去看陳凱歌的電影《和你在一起》)。P.S. TwoSetViolin 在 10 月 18 日發表了對這部作品的評價,動作好快

我們都知道戲劇的演出,跟現實情況是有落差的,我個人是滿希望,在影視傳媒呈現專業知識背景上,出現失誤或問題時,具有該專業能力的人士,能夠出來指正,而不是將錯就錯。如果你覺得這樣的態度太過嚴肅的話,以後我們就把所有戲劇都當成搞笑片來看,那一切的要求就無關緊要了。








2019-07-23

陣陣秋意的盛夏



周四晚上我彈完【陽春】之後,老師回頭去看館長【陽關三疊】彈得如何,館長這首曲子練了快半年了,我疑惑的問說為什麼要一直練這首琴曲?是館長要上台演奏嗎?P.S.:我在琴社一起學古琴的同班同學,是台南美學館館長,簡稱館長,不巧跟某位網紅撞名 (_)老師說:「是呀。」然後拿出琴譜「妳也要彈一首長的。」 

「什麼?!」我嚇一跳。為了演出,館長已經練了半年曲子,現在才通知我要上台嗎?
「妳可以彈二十分鐘,沒問題的。」館長在旁敲邊鼓。
「要選沒人彈的,大家不常聽的曲子。」老師說。
「什麼?!」我心裡哀嚎,沒人彈的曲子通常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太難,一種是太難聽啊!

最後放到琴桌上的,是蔡邕所作的【碧天秋思】,這首曲子沒什麼人會打譜,老八張那一代人沒有將此曲由傳統琴譜改寫成五線譜或簡譜,而後幾代琴人好像也沒有比較出名的曲譜流傳,彈奏的人非常的少,網路上幾乎找不到音頻可供欣賞。




我用的譜是邵老師依據《琴譜諧聲》所定譜,收錄在《增編梅庵琴譜上集》,六年前我學完後,就沒什麼機會彈它了,畢竟學了上百首琴曲,喜歡彈的曲子不過一二十首,如果不是為了演奏會,還真是不會主動去彈呢。也是因為有正式售票演奏會的緣故,我的好日子也跟著到頭了。

老師重新示範了第一段,起身:「來,妳來彈這段。」
我照彈一遍,老師說:「這裡要往左猱…這裡要細吟,溫柔一點…兩拍,停兩拍…上六二,音要準,唉呀,不對,再往上…這裡剔要用勁,有力…」我中指用力剔出去!「妳不要這麼兇啊!」老師無奈的說。

很兇嗎?我想,這首碧天秋思前幾個小節立意開濶,是很大氣的曲子,給它用力一點才有氣勢啊。不過我每支曲子聽起來都恰北北,好像也不太對齁。

老師一個音符一個音符的反復打磨,我練琴的過關難度,從簡單模式立刻變成地獄模式了(((д))),我的陽春白雪,我的胡笳十八拍,都沒啦,未來幾個月只有碧天秋思了,大熱天的,突然感到秋意陣陣……








九月 7 日補記:幫館長打一下廣告-----------------------------------------
 





展期是九月 2 日 25 日,九月 7 日的開幕聊天會我跟老師都有去,館長現場演奏古琴,原來他之前一直有點緊張的在練曲子,是因為今天啊(恍然大悟),我想說琴社是訂明年的原生劇場檔期,現在就開始緊張也未免太早了 ( ′-`)y-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去看展哦。
在嘉義市西區博愛路二段   241 號展出。









2019-04-05

尺之璧





 一年一度大撒幣補助又來了,(108年)文化部原創漫畫內容開發與跨業發展及行銷補助作業要點詳情請點閱網址,二月份就有同業朋友提醒我要申請就快準備資料,嗯……該怎麼說呢?呃……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所以我還是沉默好了。

也許是去年發錢發太多了,今年光是說明會就有數百人參加,預計最後送件的案子會有上千件,有興趣的人就試試看吧,只是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就算補助專案通過了,最後實際撥下來的金額也是七折八扣的,創作終究是不能只靠政府一年一次的奶水餵養。至於商業導向的公司,或是以文創之名行撈錢之實的行銷部門,還在盤算著拿到這份補助才肯做事的話,那我覺得不如去賣剉冰好了,賺的錢會比較多。


為了避免繼續得罪人,我還是趕緊閉上嘴巴畫圖去也。
=========================================================================================================




 我的想法跟吳導是一樣的。

如果你的創作生命及能量,必須靠官方組織發錢補助才能延續下去,我是覺得挺不妙的。

話說台語原創音樂劇我從來沒看過,台南場的票先給他買起來!九月份我應該已經忙完了,應該吧
……


 

2019-03-21

貓咪餵藥指導手冊



您還在為家中貓咪不肯乖乖吃藥苦惱嗎?每次餵貓吃藥都像打仗一樣人仰馬翻嗎?不管是醫師處方藥或是日常保健藥貓咪一律拒吃該如何是好?現在就由養貓達人葉大師來告訴您,如何幫您家的愛貓餵藥──

1. 拿出貓咪所需藥物
2. 將藥放在貓咪面前
3. 讓貓咪把藥吃下去

相信大家都學會了吧,給貓咪餵藥就是這麼簡單呦 ( ^.< )




2018-11-22

這頂馴鹿帽讓七十億人都驚呆了!





雙 11 剁手節朋友惠惠失心瘋買了一堆東西,其中有一頂馴鹿帽是原本要給她家大黃狗阿皮戴的,老實的阿皮忠心耿耿逆來順受,經常被惠惠捉弄取樂,中秋節我去她家烤肉,就看到阿皮被惠惠拿木炭畫了兩道怪眉毛,出門遛狗人見人笑,我說阿皮身為狗也是有尊嚴的,豈可受此大辱?惠惠說我想太多,沒多久就見她買了馴鹿帽要強迫阿皮戴了。

賣家說貓狗皆可戴,含運費特價 111 元,惠惠立刻刷卡下單,我心想聖誕節還有一個多月,惠惠現在就開始在找花招折騰家犬了,口憐的阿皮……結果隔天送來的帽子太小,只能裝下阿皮一隻耳朵而已,惠惠失望極了,轉頭想到我家有兩隻貓,正好拿來送我,我大喜曰:這下不用退貨又可物盡其用,此計甚妙哇哈哈哈。




沒想到我家貓咪完全不領情。恰恰是脖子太粗(齁!要減肥)魔鬼氈根本碰不到一起,吉米則是覺得帽子折到耳朵不舒服,勉強被我戴上後,只維持十秒就把帽子撥下,狠狠撕咬一番以洩恨。隔天我把沾了吉米口水的馴鹿帽還給惠惠說:我家貓不接受自己變成馴鹿彩衣娛親,是可忍孰不可忍,貓咪也是有尊嚴的。

惠惠把帽子收回去,說我講話怪腔怪調是不是腦子有病趕快去吃藥。我想再過幾天,惠惠又會開始在網路上找春節風格的寵物用品了吧。

P.S. 這頂馴鹿帽有外銷歐美嗎?連白俄羅斯都能買到同樣的東西,為什麼別人家的貓就願意乖乖戴上呢 Orz.....


Pusic 長得好像蹦蹦……



2018-11-07

夾娃娃機的時代變遷史



那天我去買肥宅神仙水可樂時,看到旁邊夾娃娃店裡,有個八、九歲的小男孩趴在機台下方不知在看什麼,我心裡正想是不是他的錢掉在地上,下一秒男孩發現我正盯著他看,他立刻站起來,往一旁的夾娃娃機走去,於是我拿著可樂回身準備騎車離開……

然後立刻轉頭往夾娃娃店裡看發現男孩又在地上趴著又看到我在看他又立刻站起來裝沒事!

齁!這不是擺明了你‧是‧賊‧嗎?

只是沒憑沒據,我總不能指著他的鼻子說:「嘿!小鬼,我知道你在接下來三十分鐘內,可能會從這裡偷走 200 個十元硬幣,或是拿走機台內的布娃娃,所以我要叫警察來抓你!」這種 John Anderton 類型的正義使者我沒興趣當,阿德說過我是他看過的女生中氣勢最威嚴的,所以我盡力擺出我最兇狠的表情瞪著小男生,然後……騎車回家喝可樂去也。(好俗辣的處理方法,可是我沒辦法責備一個尚未犯錯的小孩子  _(:з」∠)_

之後我跟戈率聊到這件事,他說這種事很常見,所以大部份店內都有監視器,上次他聽朋友說,去玩夾娃娃時也有看到一個小學生,從機台下方的取物口伸手進去摳東西,一群大人在旁邊專心夾自己的公仔,沒人管那個小孩子。

我說:「那些人就這樣看著嗎?」
「見怪不怪了。」戈率說。

我以為我只顧著喝可樂已經很廢了,沒想到一廢還有一廢廢,我忍不住回想我小時候的夾娃娃機旁有沒有這種廢物大人?……好像沒看過耶,畢竟我那時玩的夾物遊戲機裡,放的都是一些小玩意和文具用品,大人們是沒什麼興趣的。












住家附近的其中一間夾娃娃店,在半年內易主三次,店名越改越像特種行業,以小搏大夾物取貨本身就有點賭博性質,若無法規管束,越走越偏門是意料之中。



  

夾物機的歷史滿久遠的,至少在我國小時就已經出現,都是偶爾一台或兩台放在文具店門口,矮矮小小的機器,投幣口前方還會放張小凳子給人坐(真貼心),我記得那時候的夾子蠻小的,不好對準目標,但抓力極強,所以玩家只要看得準,幾乎是十抓九中,只是獎品沒什麼價值,像十元戳戳樂裡會出現的小玩具,我玩幾次就膩了,只有在堂弟堂妹們看中什麼東西卻夾不到時,會拜託我幫忙夾一下而已。

12 歲就不玩的遊戲,現在卻全台灣到處都是,從一個簡單的小機器變成「商圈沒落指標」的代表物了。君梅在兩年前花五十萬投資夾娃娃店時,就被我質疑能否回收本金的問題,她那時也煩憂台灣所有的生意都不好做,她經營過的飲料店太競爭,服飾店被網購打趴,跟著時代潮流做網拍也完全比不過淘寶,夾娃娃店也許是個好機會。我只能祝福她生意興隆。

至今她的投資也沒能回本。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店面,半夜聚集的人群成分複雜,得裝監視器防偷防盜,但就算有什麼財物損失也多半找不回來,白天得進貨補貨,每天花數小時在店裡,人工、貨款、店租都是成本,有時一個月連 20K 的利潤都沒有,唯一穩賺的只有房東和夾娃娃機器製造商而已。

然後她說短短幾個月時間,附近三百公尺內,已有超過五十家夾娃娃店在競爭了。※註

藍海殺成紅海,不是台灣人最擅長的事嗎?(看向那精美的設計報價單和漫畫稿費匯款證明……)我疑惑的是,夾布偶到底有什麼樂趣呢?當然機台內的商品種類很多,但最大宗的還是布偶類,我三舅以前也超愛玩這個,夾了幾百個娃娃放在家裡(那時的夾子已經被重新設計成又大又滑的樣式,沒有我小時候那麼好抓,照我估算應該花了十幾萬才能夾到那麼多),搞得全家天怒人怨,後來有次我跟大堂妹在慈善園遊會擺攤位義賣紙百合,三舅跟我們借桌面一角來出清他的布偶,一隻一百元還賣得不錯,給客人打包布偶時三舅表情有點不捨,眼睛一直眨……(三十幾歲的大男人,還愛吃糖喜歡布娃娃,娃娃離開他他都快哭了 =.=

以斷捨離原則來看,只是擺著佔空間卻亳無用處的東西,其實跟垃圾的本質很接近,東西如果精緻好看還可以說那是藝術品,問題是夾娃娃機裡大部份的布偶都不精緻也不好看,不是正版品,哆啦 A 夢像哆啦 B 夢,版型有一點點不對,布偶比例就會怪怪的,棉花塞的不夠連形狀都撐不起來,更何況布偶還容易有塵蟎,台灣一堆人鼻子過敏,放布娃娃在家裡招灰塵不是自討苦吃嗎?而這種破爛貨居然還能吸引小孩子去當賊。偷布娃娃回家能幹什麼呢?你抱著它睡覺時,是想著自己很行而洋洋得意?還是會有一點點良心未泯而感到不安?


當然有人既不是場主也不是台主,不偷不盜只靠著夾物的技術就能賺錢,像剛才提到的朋友阿德,專夾電子產品,圓形鐵盒的藍芽喇叭堆積成山,放在拍賣網上販售,每個月也能進帳好幾萬元。這不禁令我思考,為何身為場主的君梅卻難以獲利?應該說,為什麼我們身邊,總是會看到那種不斷的投資生意,卻一直在賠錢的朋友?

是運氣不好嗎?我覺得不是。回想他們所做的投資,沒有太多的技術難度或專業知識,覺得有錢就可以開店,所以我們常常會聽到,不懂廚藝的人卻開餐廳;沒有飯店經營概念的人在開民宿;基礎的會計知識都不懂的人,開公司後連傳票都不知道把賬務搞得一團亂……沒有專業也就算了,花錢請人來處理也行,但是他們沒有從事該行業的熱情,只是為了賺錢而已。




我認為一份事業要成功,你一定要有熱情,有熱情你才能堅持,才會不斷吸收行業新知,觀察市場走向,自我修正自我成長,從什麼都不懂的菜鳥慢慢的也能變成行家,景氣好時可以抓準時機一飛沖天,景氣差時能夠耐心蟄伏累積實力。但大部份開店創業的人只是為了錢而已,一旦獲利不如預期就想轉換跑道,什麼行業熱門就做什麼,撈一票就走的心態也許可以賺個一兩次,但人生不會總是都贏的。

我敢打賭如果阿德去租一台夾娃娃機當台主,一個月的獲利會比君梅一間店還多。

不過這種行業賺再多錢也沒什麼好得意的,夾娃娃機店因為競爭激烈,為求利潤連活體生命都開始出現了,夾活蝦活蟹烏龜兔子已經不是新聞,當然這是違法的,只是我看著一項單純的娛樂,從小孩子的遊戲變成不尊重生命的賭博,最後,會不會變成泯滅人性的商業模式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註:台灣財政部統計資料 2016 年夾娃娃機店是 920 家,到了 2017 年膨脹成 2037 家。目前新聞報導都偏重在場主、台主和夾客的獲利手段,可是我實在很好奇,最上游的電子遊戲機製造商台灣只有固定幾家而已,連硬體製造都需委外代工,他們是如何在一年內出貨幾十萬台?整個產業鏈是如何運作?中國及東南亞廠商涉入多深?為何金冠產品會突然變成夾娃娃機產業的硬通貨?實在值得好好挖掘一番啊。

12 月 6 日補註:目前(2018)台灣的娃娃機公司數達 3353 家,總店數超過一萬家,比 7-11 超商的總門市還多,整體從業人數達 10 萬人,當中包含店主、個別機台經營者、及機台供應鏈。滿坑滿谷的娃娃機,逼著央行必須要狂鑄 10 元硬幣來因應。央行將明年 10 元硬幣的發行量預算數編為 22 億枚,足足比今年的 19.3 億枚高出近 14 %。(這些從業者的稅金大部份都難以課徵,卻要多編預算去應付他們的需求,全民買單 =.=)


2018-10-23

Les Misérables



足球界裡只有兩種官,一種是收賄的,一種是行賄的。──── FIFA 前執行委員 Chuck Blazer


前陣子我忙著看世足賽,徹夜不睡正事不做一整個玩物喪志,臉上冒痘黑眼圈我都不在乎,比賽精彩最重要啦啦啦。可是今年的球賽實在有夠爛,大概只比 2002 年好一點(資深球迷應該都清楚那年比賽被韓國搞得多髒),假球不是這樣踢的,演技那麼差真是很難看,比賽被搞成這樣,十幾二十年後爆出今年賽事有球員收賄我是一點都不意外,越看越生氣,越生氣我就更睡不著,只好隨便點 YouTube 旁的影片轉移焦點。




我錯了,世界上有比看假球賽更令人上火的影片,就是瓊瑤劇啊!!!為什麼油管旁的推薦影片是三十年前的瓊瑤劇?(該不會是我之前看了平家的八卦,所以油管就給我推薦這些影片吧?)好歹給我推薦卡通啊!(╯‵□′)╯︵┴─┴

因為很久沒接觸這種過氣的腦殘劇,突然看到實在令我十分震驚,忍不住寫了一大堆東西,放在另一篇網誌裡。這個不是我今天的重點,重點是我被瓊瑤劇中的對白嚇到抖了一下,不知怎麼著就點到這個影片──




實.在.太.好.聽.啦啦啦!!!美好的音樂完全撫平我被腦殘劇和假比賽傷害的心情。連續聽了快兩百遍(大概三個月)之後,才發現我以前好像有買過這齣音樂劇的精選版本 CD ……











YouTube 之後,我完全忘記自己有這些好東西,每次搬家時便會丟掉一部份,丟了又丟,到現在還能留下來的,都是我很喜歡的音樂,有時間應該偶爾再把它們拿出來聽一聽的。





《悲慘世界》是舉世聞名的小說,這部作品在中文圈還有另一個譯名叫《孤星淚》,我在孩童時期看了許多不同版本的孤星淚,青春期第一次讀到原著真正的書名和較多的內容時,還驚訝悲慘世界怎麼跟孤星淚這麼像?(因為童書版本去掉了革命劇情跟人物,角色的譯名又差很多,我真的沒有看出來這是同一本小說  _(:з」∠)_)話說水滸傳中的武松章節跟金瓶梅也很像,所以我一開始以為悲慘世界跟孤星淚是系出同源的姐妹作呢。

雖然童書版去掉了三分之二的劇情,改了書名跟角色名,把主題放在 Cosette 這個小女生身上,但我小時候讀的時候就感到奇怪,因為珂賽特並不是孤兒,她有母親,雖然不在身邊,但 Fantine 拚命工作的原因,就是為了讓她過好日子,剪髮賣牙淪落為妓都是為了她,芳婷死後, Valjean 便成為她的養父,從此受盡寵愛,初戀就能跟貴族子弟結婚,妥妥的一個公主命,哪是什麼孤星呢?整個故事中最重要的角色,應該是那個偷了一條麵包而坐牢十幾年的可憐男人吧。




這個疑惑一直到我十五六歲看了精譯版之後才解開,可是原著至今我也沒有全部看完,光看到「第四部卜呂梅街的兒女情和聖德尼街的英雄血第一卷幾頁歷史之五歷史所自出而為歷史所不知的事物」這種篇名取法,我就一陣頭暈了 Orz

出版社針對目標讀者群,而將世界名著適度改編,這點無可厚非,但因此扭曲作者原意就不美了,不是把故事變得淺薄就能當做兒童版本,我記得同一時期我也看了《湯姆叔叔的小屋》這本小說的兒童版,這本書就讓小讀者直面種族歧視、社會的不公與制度的殘酷,對我造成的心靈衝擊可比孤星淚強多了。明明原著悲慘世界比湯姆叔叔的小屋還出色……

我小時候的生活環境連原住民都少見,所以不敢相信為什麼世上有人會因為膚色不同就被當作牲畜,「高級的種族」可以理所當然的去虐待傷害他們,現在時常在生活中看到台灣人對外籍移工的輕蔑歧視(即使只是櫃台人員的一個白眼,或是在車廂裡看到深膚色的人,就輕輕移開一段距離之類的),有些事不是你善不善良,或是有沒有良好的教養就能改變,如果沒有對生命真正的尊重,我想台灣社會的種族歧視、學歷競爭、無差別殺人事件、低薪過勞、司法不公、貧富差距和階級對立是永遠都無法改善的吧。

雖然悲慘世界被台灣童書出版社改得亂七八糟,但它身為世界名著的底蘊還是有的,當年我是站在書店分好幾天把孤星淚給看完(然後拿湯姆叔叔的小屋去結帳 ( • ̀ω•́ ) ),但沒有忘記孤星淚給我的印象,所以在不同的年齡段,我一直都有重複去讀這本小說的不同版本,直到我十五六歲發現自己被不同的兒童出版社和青少年出版社聯合欺騙了為止。




著作權法是不是應該增加一項條文──不可將世界名著任意增刪劇情,改變原作的主題、結構和人物,扭曲作者本意、誤導讀者。(如果非要這麼做,請註明是二創,強調二創作者名,而不是冠上原著作者大名來沾光)。不然萬一以後葉某人的漫畫不小心變成世界名著,卻要擔心兩百年後的出版商會不會亂改我的作品,也是很煩惱的哇。

要改也要改好玩一點,例如 Javert 對 Valjean 執著的追尋,明顯是真愛呀;或是 Valjean 對 Fantine 和 Cosette 的感情,可以代入殷梨亭對紀曉芙跟楊不悔呀;或是 Valjean 對 Marius 一開始這麼反感是因為他壞了 Valjean 的光源氏計畫呀;或是 Enjolras 和 Grantaire 在 ABC Café 裡的基情四射呀之類的。

即使是像悲慘世界這麼傑出的小說,也被福樓拜批評小說內容跟真正的社會現狀有出入,人物塑造過於矯情,有關 Fantine 的遭遇和 Valjean 的刑期亦令人懷疑,對於後者我也覺得過於荒謬,偷了一條麵包就要被關五年(然後反復逃獄,刑期加重至十九年),想想台灣真是犯罪者天堂,就算故意殺人都不會關這麼久。

如果不是整個青春年華都耗在牢房的苦役中, Valjean 也不會那麼憤世嫉俗,之後一連串的故事就不會那麼高潮起伏了。 Valjean 的贖罪之路,代入好萊塢的英雄之旅公式也沒有違和感,不過這套劇情公式最早可上溯至數千年前的希臘羅馬神話故事,並不是好萊塢專用,維克多‧雨果花了三十幾年才完成這本小說,而 Valjean 的劇情線只是書中的主題之一而已。

悲慘世界問世已 150 年,各種書評與角色分析多不勝數,所以我就不說了,主要我想跟大家介紹《悲慘世界十週年紀念音樂會》這場演出。




好聽,太好聽,實在是好聽的不得了!(滾來滾去)。從開場的序曲到落幕的大合唱首首動聽,十週年紀念版又是公認最出色的版本,擔任 Valjean 的主唱 Clom Wilkinsom ,和 Javert 的 Philip Quast 被劇迷稱為史上最強組合,是難以超越的經典。有無數的專業歌者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國度,參與過這部知名音樂劇,而我買的環球精選版恰好是由 Philip Quast 主演 Javert 一角,實在是命定的相逢!(可是我聽了兩百遍,才從 Stars 這首歌中想起我買過這個人唱的音樂劇_(:з」∠)_,我是不是該吃點銀杏了……

Philip Quast 演唱 Stars 時那激昂的情緒與堅定的誓言:「……我以星辰起誓,將永遠追尋他……」讓我以為他是在尋找愛人而不是逃犯呢,這點在 1998 年上映的電影版本中更明顯感受到 Javert 對 Valjean 扭曲的感情。(這個角色的行為模式,令我聯想到《美國心玫瑰情》裡的 Frank  Fitts 上校。)




以前跟北方通信時我還特別提到這點,賈維爾其實蠻有萌點的,建議她考慮寫一下悲慘世界的同人二創。(可惜她後來跑去阿彌陀佛,不寫小說了)。 Valjean 一生的波折源自他偷了一條麵包開始,而後跟 Javert 糾纏不休,Valjean 最後寬恕 Jevert ,反而造成他信念崩潰,無法面對自己,跑去跳河自殺。這種角色安排,對我這個隨時都在質疑世界的人來說有點難以體會,但觀察身邊把宗教、政黨、愛情、子女成就或其他價值觀當成唯一信仰的親友,對這些人來說,否定他們的信仰等同否定他們自己,隨便揶揄一下反應都很激烈,就不難理解 Javert 會做出那種選擇。

書中有革命劇情,發生地又是法國,很多人就直接聯想到法國大革命, 2012 年的音樂劇版電影上映時部份的中文宣傳及英文影評,說悲慘世界是發生在法國大革命期間的故事,……我總是說多讀點書是好的,至少比較不會鬧笑話,就算沒時間讀書,現在網路發達,很多資料搜尋一下也就知道了,花不了幾分鐘的,別讓人誤會影視圈的人都沒什麼文化哦親 ( ^.< )。我懷疑那些寫出錯誤資料的宣傳和影評是不是根本沒看電影?明明電影一開始就說明這是法國大革命結束之後的故事……

雨果在悲慘世界第四部中已明確指出 1832 年這個時間點,這次事件是被定義為「六月暴動」的巴黎共和黨人起義,法國大革命爆發是在 1789 年,不了解法國歷史的人搞混很正常。事實上從 18 世紀末到整個 19 世紀,法國每隔幾年就來一次革命政變起義跳樓大拍賣──法國大革命、熱月政變、芽月起義、牧月起義、葡月暴動、果月政變、花月政變、霧月政變、七月革命、六月暴動、二月革命……一百多年的時間,法國都處在不斷暴動革命的混亂裡。不知道當時有沒有人會說:法國人不適合民主自由,要好好的管一管,國家才不會亂。





悲慘世界裡提到的革命只維持兩天就 GG 了,像兒戲似的全無章法,這次起義在歷史上的地位很低,有趣的是不只雨果在悲慘世界裡大篇幅的敍述六月暴動,巴爾扎克的小說《幻滅》和喬治桑的自傳裡都提到這個事件,如果不是這些大作家都有小說角色死在街壘上,這種等級的小動亂很快就會被歷史洪流湮沒,不復記憶了。

悲慘世界音樂劇中的曲目,有傳唱最廣的 I Dreamed A Dream ,以及各國民眾在抗議場合經常用來提高士氣與凝聚力的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還有我最喜歡的 Stars,重要角色都有自己的獨唱曲,各有特色,合唱曲則是氣勢恢宏熱血澎湃,其他與悲慘世界並稱為四大音樂劇的另三齣戲,也不見得每首歌都能如此動聽。(為什麼台灣那麼喜歡《貓》?悲慘世界比較好聽的說……

可能是音樂太好聽,所以導演 Tom Hooper 才決定照音樂劇形式拍成 2012 年的電影版本,這是個糟糕的決定,音樂劇的主角群均是實力堅強的專業演唱者,以音樂劇形式表演是最棒的,但電影若是完全照著音樂劇的曲目安排去走,就真的是 Les Misérables 了。首先電影明星的歌唱功力一定會被批評,(羅素克洛的演出就被評為只有「音準尚可」的程度,好慘),而好萊塢自有一套歌舞音樂片的結構公式,從早期的《萬花嬉春》到去年的《樂來越愛你》,好萊塢有超過半個世紀的音樂片脈絡傳承,實在沒必要完全照著舞台音樂劇的方式走。

我認為將音樂歌舞劇拍成電影最成功的例子是《芝加哥》,將無法在舞台上具象化的場景表現出來,又保留了出色的歌舞表演,加上電影才能發揮的運鏡、剪接和場面調度,該片不只票房賣座,更得獎無數,推薦一段我最欣賞的 Cell Block Tango 。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女囚敍述完殺夫動機和行兇過程後,手上都出現一條暗喻鮮血的紅布( Velma 拿了兩條,代表兩條人命),唯獨那位匈牙利女子,手上拿的是白布,她的芭蕾跟其他女囚的探戈也完全不同,在一片血色的舞台燈光中,只有她是白色的投射燈,就算你聽不懂匈牙利語,也可以從影像語言中判斷她是無辜的,但第一個被送上絞刑台的,便是這位因語言不通而無法表達意見,失去話語權的匈牙利女人,光這段就足以得到奧斯卡獎了。

我好像不小心暴雷了,呃……這是老電影了,暴點雷應該不要緊吧?

總之,我很推薦大家去聽聽《悲慘世界十週年紀念音樂會》演出,在人生中不管看到了什麼爛比賽或白痴劇或其他的髒東西,至少還有好音樂可以治療我們的身心靈,這趟地球之旅才不至於難以忍受,你們說是吧?

P.S. 話說今年世界盃是由法國奪冠,依 FIFA 的德性,下一次的世界盃,法國隊應該在小組賽就 GG 了吧,天佑法國。